您的位置: 首页 >业界 >

信用风险内生于金融科技业务本身

2019-08-12 15:17:51 来源:亿欧

最可怕的对手往往是突然闯入的陌生人,新金融的3大驱动力:人本取向、监管套利、科技应用。支付宝背后最大的风险是“操作风险”,余额宝是“市场风险”,而招财宝却触碰到了“信用风险”。监管套利终结之后,金融科技何去何从…在近日,福布斯中国和牛交所联合举办的《2017中国大众富裕阶层理财趋势报告》发布会上,原工商银行电子银行副总经理、民生金服总裁,现任平安金融壹账通零售业务总裁侯本旗指出:余额宝背后是人的贪婪,支付宝背后是人的懒惰。人本取向、监管套利、科技应用成为新金融迅速爆发的内在驱动力。油多的地方路滑,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而是仍然用过去的逻辑做事。

收益的当期性和损失的滞后性是金融的内生特征,新金融技术公司已经开始触碰到信用风险,加之监管套利红利终结,互联网新金融正在进入新的阶段,智能投顾、区块链、生物识别认证技术、大数据风控等领域仍有增长空间,但穿透风险本身。

场景革命+科技革命=新金融

新金融概念在国内此前称“互联网金融”,现在称之为“金融科技”,而在美国叫“FinTech”,在英国是“替代性金融”或“创新金融”(Alternative Finance)。

在中国,2013年发生了两个重要事件,一是余额宝横空出世,一是比特币进入中国。余额宝爆发的背后是支付宝场景带来的革命,而比特币对应的是技术革命——场景+技术催生了新金融的诞生。

侯本旗以蚂蚁金服为例分析指出,招商银行今年9月的零售客户突破1亿级,并宣布打造金融科技银行。但余额宝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万亿庞大体量仍保持着月均10%的惊人增幅,一款产品的规模就超过了招商银行的零售部门,以1.43万亿的体量“踢馆”招商银行,同时,中行也正在追击的路上。

这时,传统商业银行开始困惑:“几乎所有的银行都有理财产品可以提供与余额宝一样的利息,为什么只有余额宝那么受欢迎?” 这一疑问背后的核心是,新金融的底层驱动力到底是什么呢?侯本旗指出。

“最可怕的竞争对手往往是突然闯入的陌生人,原来不做金融的来做金融,银行业门口野蛮的陌生人——支付宝解决了便利支付问题,余额宝解决了大众财富分置问题,且收益更高,从而带来两项社会变革:无现金支付和普惠金融。”

综合来看,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首先,人本取向。新的跨界竞争者们回到问题的原点、回到人本质的需求和痛点来思考商业模式,余额宝背后是人的贪婪,支付宝背后是人的懒惰,从而带来不一样的视角不一样的方式。

其次,监管套利。其实余额宝出来之前的两年,工行的工银瑞信也已经开发出来了,但是银监会没有批复。这给新金融留下了巨大监管套利的空间。

最后,科技应用。例如,支付宝采用分布式架构降低了硬件成本、采用开源软件降低了软件成本,用大数据风控降低了支付欺诈成本,因此其支付的倒损率能够做到行业水准的十分之一。

监管套利时代终结,信用风险内生于业务本身

然而,新金融同样需要面对的是——风险,具体包括操作风险、市场风险、信用风险。

继支付宝、余额宝之后,蚂蚁金服又推出了“招财宝”,但却因此陷入风险——本质上,支付宝背后最大的风险是“操作风险”,余额宝背后是“市场风险”,而招财宝触碰到了“信用风险”。

收益的当期性和损失的滞后性是金融的内生特征,它内生于金融本身,油多的地方路滑,等到发现损失的时候已经掉进坑里了。

于是,很快,蚂蚁金服在今年3月宣布高调转型,不做Fin(金融)只做Tech(技术)。侯本旗指出,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而是仍然用过去的逻辑做事。所以,在不容易发展的金融领域,不是看金融业务体量,而是在风险中调整。

与蚂蚁金服招财宝转型对应的是,今年6月穆迪下调百度评级,“下调富平反映与核心业务相比,财务和执行风险更高的金融业务增长迅速,百度的发行人评级因此承压。”百度或许并没有想明白本质问题。

这事件意味着,在新金融的3大驱动力中,现阶段,监管套利的空间越来越小,与此同时,人本取向主要的产品体验和科技应用变得越来越重要。从用户的视角看世界,与从产品经理的角度看世界,是完全不同的。

识别新金融背后的价值与泡沫

那么,新金融下一个阶段的细分赛道还有哪些呢?2016年时任SEC(美国证监会)主席Mary Jo White在一次演讲中指出,对SEC来说尤其重要的3个金融科技创新:

一是自动化投资建议有潜力给散户更广泛、更可承受的接触资本市场的途径;二是分布式账本技术可以简化交易和清结算流程,使交易更加快速、高效和便宜;三是网贷和集资门户(crowdfunding portals)正在向个人和小企业提供融资新途径。

而侯本旗将其总结为4个方向:一是智能投顾,智能资产组合;二是区块链或分布式账本技术;三是AI和人脸识别生物认证等技术;四是网贷,即小额贷款及大数据风控。

然而,这其中仍存在风险。比如,国内的智能投顾很多是“挂羊头卖狗肉”——美国智能投顾的初始逻辑是一种被动式投资思路,通过ETF资产组合、动态调整机制,从而解决交易成本,获取组合目标收益。其逻辑是“我不能战胜市场,所以我跟着市场走,因此都投基金”。然而,国内的很多智投项目是帮用户选股票、选基金,属于主动投资的思路,其本质还是收佣金、赚交易费用,而非节约投资费用。

再比如,大数据风控。侯本旗指出,趣店IPO其实说的是金融科技大数据。四大银行的不良率大概是1.78%,而趣店官方表示其线上不良率0.5%,远低于线下。“它的数据应该是真的,但是数据背后的故事未必是真的。”

其实,处理不良率大概有两种办法:一是放水、增加总量,由于分母增长太快,一个快速增长的业务看某一时点的不良率没有价值;二是难言之隐的部分核销掉,不良资产出售。

不过,大数据风控模型在“筛选客户和反欺诈”两个领域是用的,但两个最关键的参数——PD违约率和LGD违约后损失率却很难计算出来。现在很多所谓的大数据风控模型,都是在撞大运,没有跨周期的数据,无法经过时间验证。

对于商业银行的金融科技转型,侯本旗指出,主流金融机构的金融科技之路,平安金融壹账通、兴业数金、招银云创等已经来势汹汹。金融科技正在金融机构的新增业务,不可能缺席。甚至,商业银行在监管要求的熟悉程度、技术与金融业务的适配等方面,比互联网机巨头更有优势。

最后,侯本旗总结道,“方向比努力更重要,机会比效率更重要,做什么比怎么做更重要,不做什么比做什么更重要——向正在生成的未来学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精彩推荐

图文推荐

点击排行

Copyright 平安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联系QQ2807158082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信息均转载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