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期货 >

城商行TOP30榜单出炉北上苏领跑互争雄青哈郑乘风回A股

2019-08-05 15:21:28 来源:亿欧

截至2018年3月初,上市城商行的数量为18家,11家城商行处于排队IPO阶段,在已上市的城商行中,北京银行、上海银行、宁波银行的市值已经突破千亿。截至2018年3月7日,重庆银行以165亿的市值,在上市银行中排名垫底。前有国有、股份制银行,后有农商行、村镇、农信社,在互联网金融机构带着普惠金融的服务定位将触角逐渐深入中小微企业中,加之金融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监管日益趋严。城商行的服务对象逐渐被各类金融机构覆盖,业务发展面临重压。

差异化定位和轻资产、数字化转型

当下,城商行正在的漩涡里打转,寻找发展突破口。

总体而言:城商行存在业务相对单一(多集中在存款、贷款和结算)、公司治理(股权管理)问题严重、市场定位摇摆不定、资本实力不足、受区域发展制约、人才补给受限、对新的商业模式,新的科技应用反应滞后等问题。

但城商行亦有其独特的优势:1、地缘性优势,大多数城市商业银行与地方政、企有着密切的关系; 2、一级法人体制的快速反应优势。相比大银行来说,城商行具有经营灵活、对市场变化反应快、决策迅速的特点。

截至2017年底,我国134家城商行资产总额达31.72万亿元,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比例上升至12.57%,是各类银行中规模增速最快的

据银监会发布的2017《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负债情况表》显示,,已成为银行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今,城商行的上市数量也在不断扩大,截至2018年3月初,上市城商行的数量为18家:其中A股上市8家,港股10家,11家城商行正处于排队阶段,其中6家已经处于预披露更新状态。有市场声音表示,银行在经历2017年上市低潮期后,或将在2018年二季度迎来“过会潮”。

虽然与国有大行及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相比,城商行规模依然较小、公众存在感不高。但是无论从上市数量及资产总额来看,城商行在不断突破发展天花板,发挥其区别于国有银行和农村金融机构的社会价值和市场价值。

截至2017年上半年,共有12家城商行资产规模超5000亿。

经亿欧统计,为了方便大家了解城商行如今的基本发展情况,亿欧从A股上市、H股上市、排队IPO、未IPO城商行四个方面进行了梳理(其中未IPO城商行中仅选取前十列入榜单)。各类城商行的基本情况如下(表1):

从表中我们可以发现,在已上市的城商行中,北京银行、上海银行、宁波银行的市值已经突破千亿,且均在A股,港股市值最高的中原银行也仅为394亿元。在注册资本方面,中原银行、北京银行、江苏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五家银行注册资本在百亿以上,其中中原银行以200.75亿居首。截至2018年3月7日,重庆银行以165亿的市值,在上市银行中排名垫底。

如今,在资本充足率压力下,越来越多城商行选择通过上市来弥补短板,解决资金问题。2018年一月份刚刚上市的成都银行和甘肃银行在上市后表现良好,尤其是成都银行,上市首日涨幅44%。

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均已在H股上市,欲启动“A+H”上市计划

目前,在排队IPO的城商行中,仅江西银申请登陆港交所,其余十家皆选择A股上市,其中。自光大银行于2013年12月份实现在港股上市后,已有四年多的时间未有“A+H”上市银行诞生了,今年或将迎来在港上市城商行回归A股上市大潮。

不过,徽商银行因为内部股权纠葛原因,已经撤回A股上市申请,在证监会3月8日发布的《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中止审查和终止审查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中显示,徽商银行已于3月5日正式终止审查。

从“未IPO”城商行十强表中可以看到,厦门国际、广州银行、包商银行、大连银行等资产规模、注册资本、发展情况皆居城商行前列却尚未IPO。而相对弱一些的青岛银行、苏州银行、威海银行已经进入了预披露更新状态,成为“准上市银行“。

对于上表中筛选出的城商行,亿欧通过层次分析法和无量纲化处理,从各银行资产规模、注册资本、营业网点数目、轻资产转型、数字化发展情况五个层面分析测评中国城商行综合实力排行榜前三十名,最终形成榜单如下(表2):

其中表1提到的苏州银行、东莞银行、西安银行、威海银行、厦门银行综合评分略低,未能排进全国城商行前30。

大者恒大,强者愈强。

对于未来城商行的发展,无论是业务拓展,科技助跑还是跨区域经营、金融牌照、业务资格市场准入,亦或是上市核准,大型城商行往往处于竞争领先地位。未来城商行群体内的分化将进一步加剧。表现较好的城商行,可通过上市、综合化经营、新型化布局等,继续提升实力,增强市场竞争力。相反,而另一部分则可能受竞争压力、风险暴露、不良资产拖累,以及资产支撑不足等制约,面临较大发展压力。

坚持差异化发展

面对外部环境重压及自身核心竞争力不足等问题,城商行应当具有风险意识、危机意识及创新意识,更重要的是。在2017年城商行年会上,银监会副主席曹宇说到城商行应当坚守定位,坚持“服务地方经济、服务小微企业、服务城乡居民”。扎根当地,深耕基层。

中国不缺大银行,缺的是深耕地方、服务基层小银行。

城商行应当通过轻资产、数字化转型,用创新服务、特色化发展优势逐渐代替用“地域、政策优势”推动发展的传统方式。

如今,在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经济发展方式要求由粗放型发展模式向集约型转变,加之监管趋严,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的影响,城商行靠“规模扩张”维持发展已经成为“夕阳方式”。依靠“规模红利”驱动增长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大数据的“科技红利”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精彩推荐

图文推荐

点击排行

Copyright 平安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联系QQ2807158082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信息均转载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